小说-伟德网上娱乐_中国伟德娱乐权威品牌网
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!
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
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文学馆 > 小说 >

小说

  • 15-03-19

    古城开封有大大小小的斗鸡场数十处,听说这种斗鸡的习俗已流传有上千年的历史,斗鸡竞技成为当地群众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乐趣。 早晨旭日初升,太阳像一个刚刚睡醒的胖娃娃,迷糊...

  • 14-12-31

    日落西山,晚霞满天。 主抓安全的副厂长关新在厂里巡查了一周,正要下班,忽然,门卫老何匆匆忙忙跑过来,急切地说:报告关厂长,二车间的老焉又回厂里了! 他不是已经请一星...

  • 14-05-22

    2006年6月6日,晴。 蔚蓝的天空万里无云,六月的天气已经有点酷热。 F市中心的街道上车流不息,热闹喧哗,汽车的喇叭声如同交响乐般响个不停。 十四路公交上,小科坐在后排靠窗户...

  • 14-04-08

    缕缕檀香悠悠地氤氲在空气里,层层云雾弥漫着这居于一隅的仙宫神殿。我手持拂尘静默地立在师傅身侧,黛青的鬓角诉说着我作为仙童尚浅的修行。我们不食五谷,吸风饮露,亘古不...

  • 14-04-03

    [摘要]《谁在背后》讲述官商博弈、潜规则、黄赌毒、夜总会、黑白江湖,一本书写尽社会、写尽官场,剖析中国式潜规则。一个险恶的官商勾结的利益世界抽丝剥茧被最终揭开,背后...

  • 14-04-01

    我一直暗恋同桌司马烟,所以上课的时候我总是汗涔涔地盯着黑板,不敢扭头看她。我怕一看她,她就千娇百媚地朝我笑,那样我可能会糊里糊涂把地理老师喊成数学老师。可是司马烟...

  • 14-03-28

    小青蛙是在夏天和妈妈走散的,那是一场大雨,小河的水暴涨,已至于接近平地,小青蛙快活极了,随妈妈和姐姐尽情地游着唱着,小青蛙第一次注意到岸边绿油油的庄稼,好兴奋地跳...

  • 14-03-25

    我算是个害羞的孩子,个性较为软弱。其实我也没有太与众不同,起码念初二之前,我觉得大家都一样。 直到有一天国文老师把我叫到跟前,告诉我:蔡同学,请你解释一下这段话的意...

  • 14-03-11

    我的白领朋友们,如果我是一个初中没毕业就来沪打工的民工,你会和我坐在星巴克一起喝咖啡吗?不会,肯定不会。比较我们的成长历程,你会发现,为了一些在你看来唾手可得的东...

  • 14-03-06

    艳与松是通过网络认识的,两个人经常在一个文学论坛混,从互相跟帖到相约见面,共同的爱好让两个人的情感急剧升温。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和论坛里的几位背包客一起相约去安徽的...

  • 14-03-05

    珍是个爱做梦的女孩,她相信梦,也常常做梦,在她的床上随处都可以找到关于做梦的书,比如:《人为什么爱做梦》、《做梦对人有什么利弊》、《做梦大全》。她也喜欢做笔记,常...

  • 14-02-28

    回忆是毒药,却反复品尝 若不是这次聚会让他触景生情,也许再也不会想起她。那段他选择遗忘的记忆,却又出现了。他无法说出这是什么样的感觉,什么样的滋味。他端起咖啡,细细...

  • 14-02-26

    16岁 第一次遇见你,是在网吧! 南方春天的雨,总是阴冷带着浓重的潮湿,如针般持续不断。 带着青春起步的叛逆,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偷偷的来网吧。 那天你穿着紫色的大外套,坐在...

  • 14-02-26

    她是一个对爱情极其专一的人,天生贤妻良母的料儿。整日相夫教子,满足而幸福。可是有一天,不经意间,她发现,她那么信任的老公,竟然有了外遇。 母亲来看她,平静地听她诉苦...

  • 14-02-14

    老郭原来是个农民,也是个不错的泥瓦匠,这几年在城里承包小工程挣了钱,就在北京大兴买了一套带车库的商品房,把老婆孩子都接到了城里,一家三口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。 乡下人...

  • 14-02-13

    那个男人硬湾村的董球,被马咬掉了一只耳朵。 咱进村如果碰着董球,躲着些,与您采访的主题无关。带路人硬湾村的包工头邓永泉善意地提醒我,一副见过世面的样子。 我心里一阵...

  • 13-12-18

    他叫邓云飞,一个优秀的音乐家,弹得一手好琴,青年才俊这个词来形容他还略显不足。他的音乐演奏会坐无缺席,也许他就像神一样存在,被别人仰视,崇敬她就是无数敬仰他人群里...

  • 13-07-30

    在心灵的猎原上,你我都是猎物。 ------作者题记 地球是这样毁灭的 《猎原》读后有感 (代序1) 崔道怡 有这样的小说:翻开书页,便有一股气息扑面而来。这一次,浓浓酽酽熏醉了我的,是这样的气息:浩瀚而苍凉,剽悍而腥膻,遥远而亲切,粗犷而缠绵,凉州的,...

  • 13-07-30

    大漠三部曲之一: 大漠祭 我不想当时髦作家,也不想编造离奇故事,我只想平平静静地告诉人们:我的西部农民父老就这样活着。活得很艰辛,但他们就这样活着。 作者题记 ●雷达 生存的诗意与新乡土小说 (代序) 从报上看到,有的读者对难得见到描写当代农村生活...

  • 13-07-30

    当一个时代随风而逝时,我抢回了几撮灵魂的碎屑。 ―-作者题记 第一章 黑云彩罩住了牛心山,九眼泉打了个闪电。 1 麦场上发生的一幕,使老顺非常震惊。 看到豆垛晃上晃下的时候,老顺以为是牲口偷吃豆秧呢。呔!他叫了一声,豆垛就不晃了。老顺四下里转转,也...

  • 13-05-27

    第二十五章 一 杏黄色的隐形窗帘上有两个姿态柔美的黑色舞女,股部的曲线让人想入非非。屋里灯光映出了玫红色的光亮,虽然光亮不强,但屋里的一切还是清晰可辩。 玉米把人参补脑丸以及妇宝一类吞下去,然后又在五花八门的补品里找寻着生命。 我从窗外飘进屋...

  • 13-05-23

    第二十四章 一 很浓的阳光从树捎上流下来,投下斑斓的花纹,这些花纹靜靜地洒在地下,犹如一张破败的地图。麻将馆里突然暴发出一阵喊声、骂声,如同燃烧的爆竹四处飞溅,肉击声接二连三地响起,接着是一声声惨绝人寰的的哀号,然后是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被哄出...

  • 13-05-21

    第二十三章 一 珍儿自杀一样地揪自己的头发,一撮一撮地扔在地下,好像这样做对她是一种极大的快感。她饮着酒,流着泪,把自己陷在四处覆盖着毛发的沙发里,就像陷在一片沼泽地带一样。我说二妹,你病了吗?她说你才...

  • 13-05-16

    第二十二章 一 风中弥漫着土的气息和睡眠的味道。正午的阳光毒辣辣地照射下来,把万物都晒得蔫叽叽地睡去了。我的心突然动了一下,像是谁扎了我一针。我听到有一阵速度飞快的脚步声从巷道里走过,脚步声夹裹着粗重的喘息,有一些像偷窃者的动作和声音。这种...

  • 13-05-15

    第二十一章 一 我穿行在西河滩,想要找到四十多年前河两岸破旧而荒芜的风物,从中找到葬埋荷叶的小坟包,可这里已是面目全非。两岸的花园式别墅让我陌生起来,那些各色小汽车穿来过往,热闹非凡。荷叶被这群别墅压住,我再也找不到她的蛛丝马迹了,虽然同成...

  • 13-05-13

    第二十章 一 我的身体和心灵在画眉师范安顿下来的时候,并没有按照娘的意愿去见爹,我想知道我不去见爹时,爹会不会主动来看我。这个想法几乎成了验证我与爹是否有感情的一次表证。夏秋之间的雨声如泣如诉地频繁出现,使沿校而生的垂柳如伫立在雨中的哭妇,...

  • 13-05-10

    第三部 心 问 爱是平等的一种感情,而怜悯是居高临下的姿态。正如帮助是不求回报的,而施舍却需要感恩戴德。人失去了仁爱之心与自然之真,连眼泪都带有表演性,人世间还有什么是真的呢? 第十九章 一 阳光直射下的人间繁花似锦,在人流熙攘的街道上,每一张脸...

  • 13-05-08

    第十八章 一 整齐划一的雨淅沥而下,整个山峦和土地都被洇湿。我在人间盛夏的雨中徘徊,温热的灵魂浸在混浊的泥水里。风声从远处赶来呜呜地响。我看见娘的坟前有一个掩面而泣的妇人,她瘦骨嶙峋哭得很是凄凉,以至把淅沥的雨丝儿哭诉得疑在半空中有着时间不...

  • 13-05-07

    第十七章 一 村街上,刘三毛坐在一块石头上,正低头做出一副沉思状,并用一根棍子在地上划着一道深深的印痕,让那些正在匆匆奔走的蚂蚁全部沦陷进去我从他身边路过,变成了一片树叶,让那些沦陷的生灵趴在叶体上,决定把它们全部拯救出来,却是徒劳,我被一...

  • 13-05-06

    第十六章 一 雾蒙蒙的天空下,我看到梨花庄出现了一种奇特的景观,各家各户的院墙都与窑顶码齐,从上往下看像是一眼枯井,从下往上看更像构筑起防范外来者侵犯的一项工事。这是梨花庄人与恐慌作斗争的一种办法。村庄筑成了一个个城堡,但从人们的精神上看并...

  • 13-05-03

    第十五章 一 贞节烈女久妮婶,被她的养女处死后,静静地躺在墓穴中,一生贪恋权力意志的她烟波已去,已被世人忘却。可是,当年久妮婶拉着我的手满村街动员人们进天堂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。我一直在想:造成梨花庄的苦难是否也与我有关呢?假如我不出面证明天堂...

  • 13-04-28

    第十四章 一 我站在五月荒芜的田野里,远远的,我看到天胜娘走遍地球的浑浊的目光,时间冷了,心却依然守着热望。空气硬了,粗糙地打磨着这一具年老的躯体,目光捕捉不到目标,就喊天胜,这仿佛成了她每日里固定的程式与职业:天胜,天胜哎,俺的肉心心你回...

  • 13-04-27

    第十三章 一 河滩上晒满了洗干净的衣服,河水安静地涓涓流淌,我看到扎白毛巾的银宝婶端端地坐在河边,目光深远地望着正前。日头如同悬浮天中的气球,没有强烈的光晕,没有强烈的温度,就那么打量着银宝婶苍白失血的面孔,她眼里没有了怨,没有了恨,没有了...

  • 13-04-26

    第十二章 一 爹爹回来之后,我生活过十几年的梨花庄,正发生着标志性的变革,梨花庄成了英雄的村庄,被历史推上最高峰,足以使梨花庄人勇于付出一切去维护它的形象。任何事情的开局都让人着迷,任何人站在路途的起点都对未来充满了渴望。 由于爹头上戴着英雄...

  • 13-04-25

    第二部 地 问 黄土在迷恋中狂欢,被热风烤干,地面上再也看不见聚堆的蚂蚁、昆虫,风度翩翩地推让食物的情景了,它们惊慌失措匆匆奔走,在龟裂的土地上觅寻安全,难道说对生命的存活比人还要充满危机的意识?盯着匆匆躲人的生灵,土地啊,你不再养人了吗? 第...

  • 13-04-24

    ■ 第 十 章 一 梨花庄哐咚一声惊住了!紧接着地震一般地哆嗦起来。散落在树枝上密集的老鸦惊惶失措地飞走了。整天提心吊胆的村民一数儿地僵下不动了!这一刻静得能听到阳光的脚步声。我随阳光伫足在树的枝杈上,望着一辆高极小汽车停在官坊地,开了车门,伸出...

  • 13-04-23

    第 九 章 一 夜风一劲儿地刮,我藏在三叔的马圈门后唏嘘地哭。 我已经没有记忆了惠儿,一切都过去了,你娘的事不是我泄露的,你可别再追根究底了。三叔哆哆嗦嗦地打着手电从漆黑的马圈里走出来,嘴里磨磨叽叽地唠叨着。说你别吓我啊惠儿,庄里人再也经不住惊...

  • 13-04-22

    第 八 章 一 黑暗中天光一点点显现出来,谁家的老公鸡叫了一声鸣,世界就又渐趋于沉默了。这应该是个极平常的日子,但在雾霭中仿佛隐匿着一种不祥的东西天亮的时候,我听到风中有人在嚎啕大哭,声音里充满了迸溅的血红! 老迈的久妮婶坐在破败的贞节牌坊下老...

  • 13-04-19

    第 七 章 一 刚刚下过一场细雨,朦胧的街面上,聚集了若干村民,他们的脸上都厚着一层恐慌,彼此皮影般地窃窃私语不知在议论什么。我从街角的暗处溶进去才知道,庄里人患了一种怪病叫恐慌症,大人孩童都因恐慌而失眠、厌食、心跳、发抖。这种病已猖獗了两三...

  • 13-04-18

    第 六 章 一 腊月姐呸呸地唾我,突兀地翻了脸,说屈死鬼,你别想用这些陈年老帐取得我对你的宽恕,你滚,你给我滚出去,阴阳有别,说不定俺小拴的死也是你作怪,你想投生找替死鬼是不是?你把我叫走吧,我才不怕死哩。活都不怕,难道还怕死?腊月姐贼亮贼亮的...

  • 13-04-17

    第 五 章 一 午夜时分,窗外淅沥着小雨,我隐匿在光线晦暗的土屋里像一个负重的老人,昼夜的更替对我已没有多少意义,对故人的思恋竟成了我难以释怀的负重!有谁在暗夜里哭泣?凄楚的哭声十分幽怨地回荡在夜晚的空气里。我的心即刻悬了起来!一种不祥之感如同雾...

  • 13-04-16

    第 四 章 一 娘躺在炕上已有不短的时日,蛇神九斤不断地搞一些药给娘疗伤,娘经过治疗,伤口渐渐愈合,神色不再怪异,疯话也不说了。娘好像有了更多的心事,娘眼神里厚起来的忧郁如一道厚壁!只有蛇神九斤到来的时候,娘脸上才出现一点儿喜色。 蛇神九斤来去...

  • 13-04-15

    第 三 章 一 一个萤火虫在我眼前飞翔,它在黑暗中以自己的光照亮自己的路,以自己的光亮温暖自己的心,光亮虽然不强,影儿虽然不重却能照明前面的路途。我心一动,觉得万物都有潜在的情谊,如果我有萤火虫的自信,就一定能照亮自己重生的心愿。 于是我变成萤...

  • 13-04-12

    第 二 章 一 日头平西的时候,我与斜阳溶为一体,秋日无风无雨时整个山庄显得异常慵懒和颓废。秋天的树木仿佛被一个油画高手用彩色画笔涂抹了一遍,那些虚浮的东西被斜阳整个地淹没和收容。梨花庄静悄悄的如同寂寥的空穴,没有鸡的鸣叫,没有狗的行走。只有...

  • 13-04-11

    在人的世界里,不能做一个真正的人是何其悲哀? 题记 引 言 亲爱的人类,我且告诉你们,我是来自异处的一颗灵魂,当我向你们诉说的时候,其实我早已死去。我的生命既非寿终也非正寝,是在不期中猝毙,那一刻,天空是红的,山川、树木、河流、空气、尘埃,都在...

  • 12-11-20

    第四章:领导的话是世界上最精奥的语言 在官场混,领导三种话不能信:故作谦虚的客套话;暗示提拔重用的朦胧话;掏心窝子的心里话。领导天生是虚伪动物,既想当婊子,又想立牌坊,他谦虚,是因为知道有下属不容他谦虚,你要真当真了,等着挨削吧。 (13)领导三...

  • 12-11-12

    实不相瞒,我不是个好女孩,从小时候就不是,年幼无知的我和发小在幼稚时期做了成人都难以启齿的事情。那件不光彩的事影响我至今,我现在孤僻的性格也是受其影响。 我是父母超生的孩子,为了逃避政策从小在陕西姥姥家长大,6岁上学才来到四川崇州。 在陕西时...

  • 12-11-09

    在历史典故中,曾有一个东郭先生,在半路上救了一条狼,泛指对坏人讲仁慈,比喻不分善恶,滥施良心的人;也曾有一个南郭先生,不懂装懂、摇头晃脑,混进吹竽队伍。新皇帝却喜欢独奏,南郭收拾行李逃走了,由此产生了滥竽充数的成语。 泱泱大国,天地四方。经...

  • 12-11-09

    第四章: 领导的话是世界上最精奥的语言 在官场混,领导三种话不能信:故作谦虚的客套话;暗示提拔重用的朦胧话;掏心窝子的心里话。领导天生是虚伪动物,既想当婊子,又想立牌坊,他谦虚,是因为知道有下属不容他谦虚,你要真当真了,等着挨削吧。 (13)领导三...

  • 12-11-08

    第三章:世间兄弟有三种:酒肉之交、义气之交、生死之交 世间所谓兄弟,大抵可分三种:第一种是酒肉之交,是你无聊时陪你喝酒的;第二种是义气之交,是你困难时肯借给你银子的;第三种是生死之交,是你死后肯给你随礼的。 (9)晁天王的葬礼 宋大哥说,要将,墓...

  • 首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下一页
  • 末页
  • 14680
  • 特别推荐

    新潮女相亲
    小兰虽说是个农村姑娘,但她却一点也[详细]

    精彩推荐

    纸磨坊文化 | 中国伟德娱乐权威品牌网 | 纸磨坊图书网 | 麒麟纪实中文网 | 麒麟文学网 |

    关于我们 | 版权信息 | 合作伙伴 | 招聘信息 | 业务合作 | 投稿指南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

    本网站长信箱:zgbgwx@126.com 征文信箱:zgbgwxzw@126.com 投稿信箱:zgbgwxtg@126.com

    Copyright(c) 2008 www.zgbgwx.com 中国伟德娱乐权威品牌网 版权所有

    中国伟德娱乐权威品牌学会主办

    监督电话:400-618-2066 中国伟德娱乐权威品牌作家群:100487922 中国伟德网上娱乐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