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草有情知我心_中国伟德娱乐权威品牌网
中国最大最专业的纪实作品网站!
纪实中文网 申请入会 文学志 文集出书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伟德娱乐权威品牌 >

花草有情知我心

——八旬园艺师李少白的传奇

发表时间:2017-06-07 11:24 内容来源:原创投稿 作者:潘光耀 潘世鹏


李少白向记者介绍花卉培养常识 陆寒芳 文/图

李少白老人所居陋室  陆寒芳 文/图
【导读】
  荣耀工作、物质享受、首都生活……一个人在现实生活面前,该怎样选择?
  六十七年前,年仅十八岁的他孤身离乡求生存,几十个春秋与花草相伴,荒地在汗水的浇灌下绽发新枝;
  三十五年前,他被外交部借调到中国驻捷克大使馆工作,多次受到褒奖,写就了一曲外交奉献歌;
  五年前,他婉拒中国人民外交学会的盛情挽留,执意从北京回到家乡山村,处处播撒爱的温情,三间陋室度晚年……
  六十多年的人生岁月弹指一挥!六十多年来,他孑然一身,内心深处却闪耀着爱的火花,他就是李少白,一个永远不计得失、乐意付出的老人!

  一条路,一颗心,一片情!
  有人说:“走了几千年的泥巴路,要不是李老的热心肠,水泥路?想都不敢想。”有人说:“放着京城的福不享,跑回山沟沟受罪。”有人说:“乌鸦反哺,叶落归根,人老了,心里还惦着家哩!”
  走了世世代代的泥巴路,没想到有一天宽阔整洁的水泥路通到家门口,这个变化是青阳县朱备镇朱笔村十几户人家做梦都没想到的事。帮他们圆这个梦的是从京城退休返乡的李少白老人。
  但就是这个自己掏钱把水泥路修到村民家门口的老人,当政府提出把水泥路修到他家门前时,他拒绝了!
  夏日的杂草长得飞快。整个村庄,现在只有李老门口的那条路最荒芜。村民感叹,“这个老人,让人怎能不敬佩!”
  贫寒家境 磨砺出勤劳无私秉性
  自六十七年前离家外出谋生,李少白在村里已渐渐被人淡忘。李少白1930年出生在青阳县蓉城镇一个贫农家庭,父母亲分别在他三岁、五岁时相继去世。李少白兄妹四个从此无依无靠,只能四处讨饭求得生存。姐姐无奈之下给别人做了童养媳,哥哥和妹妹也不幸病故。看到年幼的少白,家住朱备镇朱笔村的姨妈实在不忍心他就这么活活饿死,就把他带回家中收养。李少白心里清楚,即使姨妈有心照料,但在那个想吃顿饱饭都是奢望的年代,姨妈家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,多个孩子就多个负担。年少的李少白清楚姨妈的困境,为了不做姨妈家的累赘,他在姨妈家什么苦活累活都抢着干。
  月有阴晴圆缺,人有悲欢离合。不幸再次降临到李少白身上。他十八岁那年,由于长期忍饥挨饿、患病无钱医治,唯一疼爱他的姨妈也病倒了。看到一贫如洗的家,李少白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,要出去自己养活自己,不再拖累姨妈一家。当他把这个想法说出后,却遭到姨妈反对,“只要有我一口吃的,就有你一口吃的。城里无亲无故,怎么过?”第二天一早,李少白还是挥泪和姨妈告别,去了县城,靠给别人打零工维持生活。仅过了两个月,就传来了姨妈病逝的消息。那段时间对李少白来说,仿佛掉进了人间地狱,生活贫苦不说,连最可依赖的亲人也离自己而去,从此他真正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。
  在县城,李少白给人做过短工,沿街乞讨过,也忍饥挨饿过。肩挑手扛、种田翻地……所有艰辛,他都亲历了。打工期间,他还差点因患天花丢了性命,多亏了好心人的救助。当时病中的李少白全身浮肿,奄奄一息倒在路边。一个过路的木匠看到后,好心将他背回了家,并用土方子帮他消除了身上的浮肿。看到消肿后的李少白身子骨依然单薄,木匠语重心长地说:“孩子,不是我赶你走,但你看看我家的情况,只能天天喝点稀饭,这些汤汤水水的根本不能养好你的病。我明天去青阳中学一趟,看看他们能不能收留你在食堂厨房做个帮工。厨房里面哪怕有点剩菜剩饭,好歹也沾点油水,总算对你的身体有好处,让病早些好起来。”听说李少白是个小孩,吃不了多少,而且还能帮忙打杂,学校食堂就把他留了下来。正是这样,他才捡回一条命。
  在青阳,对他同样有恩的还有曾经的房东。当时李少白打工时借住的这户姓徐的人家,后来参加了新四军,解放后到了芜湖工作。有一年,房东回青阳了解到李少白的艰难处境后,主动提出要带李少白去芜湖工作。
  经房东介绍,1951年,李少白来到芜湖农业学校,成为农场的一名园艺工。开始来农场的时候,对园艺工作还不懂,李少白就一点点的学,种花种草、植树平地,每一样他都尽心尽力去熟悉,最终成为了一名技术过硬的园艺工。1962年,因国家实施“精政减员”政策,学校要大规模裁减人员。作为学校园艺骨干,李少白本不在裁减人员范围内,但当他看到别的同事拖家带口还要被裁减,为了把工作机会留给他人,李少白主动向学校提出了辞职申请。
  要想到,在建国之初,能成为一名工人可以说是多数人的梦想,一般情况下论谁也不会辞去公职,而李少白却偏偏做了这样一件让大家都十分意外的举动。
  申请书到了校长那,校长无论如何不同意李少白辞职。僵持之下,李少白急了,“人家都有妻儿老小,你让别人下岗了一家人怎么活下去。我反正一个人,我不走谁走?”几次三番,学校终于同意他辞职离岗。
  李少白辞职到劳动局登记后,首先被介绍到芜湖纺织厂工作。没想到,刚去上班就得知厂里也要精简五百人,仅待了一个星期的他想都没想,连工钱没要就走了。“我一个人无牵无挂,不能因为我占了别人的工作岗位,给别人家庭带去麻烦。”1962年,他被介绍到芜湖地区党校做园艺工,在这一干就是两年,直到去芜湖地区招待所工作。
  痴心园艺 为铁山宾馆披上绿装
  酷暑八月,地处江城芜湖赭山之麓的铁山宾馆(原芜湖地区招待所)秀木扶疏、杨柳垂岸、绿草如茵、满目苍翠,炎热的阳光透过层层树阴遮挡,在地面落下点点光圈。走进宾馆,俨然走进一个森林公园。
  “宾馆能有现在的优美环境,少白功不可没!”时隔三十年,在铁山宾馆谈起李少白,他曾经的领导和同事无不竖起大拇指。“少白人不错,是个高尚的人。”宾馆原副书记、副总经理楼伯琦回忆说,1964年,芜湖地区招待所原来有个花工,但因好赌成性,工作不负责,宾馆急需招干事的花工,遂慕名找到在党校的李少白。来这一看,李少白就一眼相中了这里的工作环境。“虽然当时很荒芜,但他觉得英雄有了用武之地。越是贫瘠,就越有他这个花师的用途。他不怕吃苦,就怕没事干。”
  “当时招待所还很简陋,院子里一棵毛竹、杉木都没有,全都是少白来了才慢慢栽植的。”由于是孤身一人,李少白在铁山宾馆时吃住都在花房,做到了以花房为家。今年58岁的汪传芸原在招待所从事接待工作,常因接待用花接触李少白。“他时时处处想着国家,是个一心为公的大好人。”汪传芸回忆,“那时常常要买树苗,但每次少白都揣着发票不报销。别人说他傻,公家的开支干吗不报销?少白总是憨憨地说反正自己一个人过,钱用哪不是用!他对自己的吃穿从不讲究,服装没有就跑到旧货商店买旧的穿。别人问他,怎么没看过你穿皮鞋,他总是笑着说我不是穿皮鞋的人。”
  在招待所,李少白的认真劲也令大家倍受感动。除了花房,招待所边上的一片荒山,也被他当作宝贝,到处垦荒平地、种花植树。因此,许多同事评价他,“少白不在花房,就在山上,一天忙到晚,一年忙到头,从来没有停歇过。”每到夏天,植被区的野草长势疯狂。炎炎烈日下,他总戴着草帽,躬身除草浇水,那弯曲的脊梁成为招待所一道特殊的风景,以至有同事笑他是“花痴”。
  李少白的“痴”,是真的“痴”。老职工王业茂印象最深的就是李少白在弹火中除草。“他为了做事,连自己的性命都置之度外,该是多么的专注呀!”“文革”期间,两个帮派在两座山头武斗,李少白却倘若无事的在中间山坳除草,完全不顾流弹威胁。在王业茂眼里,李少白还很“小气”。到他的花房,欣赏把玩可以,但是谁要想带走一盆花草绝对不行。为此,李少白没少得罪人。开始还有同事想带盆盆景回家,遇到不通情理的李少白后,再也没人自讨没趣。“他爱花如命,一枝花也舍不得给别人。即使跟他交情再好,他也不拿花送人。”
  说他“小气”,那是对花,别的方面他又格外大方豪爽。在他的打理下,那时的铁山宾馆一年四季鲜花不断,养花之余他还养蜜蜂,但所有的蜂蜜从不卖钱,全部送给同事享用。每天晚上,识字不多的李少白还钻研中医知识,买来一本本中医书籍认真阅读,遇到不会的字就查字典。渐渐地,他也精通了一些医术。一次,有个病人浑身疼痛,无钱医治的家人听人介绍找到了李少白,二话没说,他亲自上山挖草药,耐心帮病人敷药疗伤,最终治愈了病人的疼痛。
  李少白的敬业和付出,打动了很多人,许多人也开始对他投以关切的目光。
  有位曾受过毛主席表扬的著名艺术家,在留宿铁山宾馆时对院里的园艺花卉起了兴趣,就向工作人员打听,“你们搞园艺的人在哪儿?我想见见他。”“见他啊,白天别费劲,这么大的山到哪去找啊!要找晚上去找,路边的破房子里,他准在!”晚上这位艺术家真的找去了。“你姓李吧?我姓王,我想跟你聊聊”“我没有凳子给你坐哎!”“没事,就坐地上。”盘腿而坐,这位艺术家和李少白坐在地上聊了起来。原来,这位艺术家感动于李少白对园艺的天赋和痴情,打算介绍他到艺术院校学习深造,没想到李少白一口回绝:“真的谢谢你,但是很对不起,我没有时间。我守着这么大一座山,几百亩地的园林绿化,我走得开吗?”艺术家直言惋惜,但也因此跟李少白结下了深厚友谊。回去后还专门给李少白寄来专业书籍,后来又多次来芜湖看望他,对他的园艺给予指导。
  男大当婚,看到李少白一直独身,宾馆领导希望他能成个家,几次给他介绍对象,但他总说自己一天到晚跟土打交道,哪个女孩看得上,不想让人费心……

本文链接地址:/a/20170607/22169.html

(责任编辑:陈慧文)

作者申明:我谨保证,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。我同意"中国伟德娱乐权威品牌网"网站发表此作品,同意"中国伟德娱乐权威品牌网"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。未经"中国伟德娱乐权威品牌网"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。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,请"中国伟德娱乐权威品牌网"及时通知我。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,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。

本站申明:本站全部作品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,页面版权为中国伟德娱乐权威品牌网所有!

上一篇:摄乐桥上的追赶与超越

下一篇:没有了

热点资讯

评论区

精彩推荐

精彩推荐

纸磨坊文化 | 中国伟德娱乐权威品牌网 | 纸磨坊图书网 | 麒麟纪实中文网 | 麒麟文学网 |

关于我们 | 版权信息 | 合作伙伴 | 招聘信息 | 业务合作 | 投稿指南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

本网站长信箱:zgbgwx@126.com 征文信箱:zgbgwxzw@126.com 投稿信箱:zgbgwxtg@126.com

Copyright(c) 2008 www.zgbgwx.com 中国伟德娱乐权威品牌网 版权所有

中国伟德娱乐权威品牌学会主办

监督电话:400-618-2066 中国伟德娱乐权威品牌作家群:100487922 中国伟德网上娱乐群148038398 欢迎您的加入!